2018/12/28 上午9:27:28 星期五
新聞熱線:0577-67898890 廣告熱線:67810777 | 關于我們 | 舊版
您當前的位置 : 文成新聞網  ->  新聞  ->  國內國際  ->  書話漫談  -> 正文書話漫談

中國美術家協會原分黨組成員、副秘書長杜軍被判刑

發布時間:2019年07月24日 來源:人民網 查看評論

  中國美術家協會原分黨組成員、副秘書長杜軍,利用職務上的便利,為他人在畫展中入選作品、獲獎、取得美協會員資格等方面提供幫助,非法收受他人給予的人民幣131萬元。日前,北京市第三中級法院對杜軍受賄、行賄案進行了開庭審理,并當庭對其數罪并罰,依法判處有期徒刑六年,并處罰金人民幣80萬元。

  從部隊復員到地方打拼,為藝術夢想而努力奮斗,20年后,卻坐上被告席,成為人民的罪人,“人民藝術家”的夢想成為空談,杜軍的人生,多少讓人有些唏噓。20年前,杜軍用金錢和政治依附敲開了權力的大門,獲得了人生進階的平臺和機會,之后步步高升、勢不可當。他親眼見識了權力的“威力”,并在自己掌握權力之后無縫銜接完成“角色轉換”,大搞權錢交易,最終堵死了自己的人生之路。

  杜軍的“雙面人生”有兩處讓人震驚。在一些官員的懺悔錄中,在徹底被“圍獵”、蛻變之前或多或少都會經歷掙扎、糾結和猶豫的“心理戰”,突破政治紅線和做人底線帶給他們不同程度的不適感和恐懼感。這反過來說明,他們曾經對權力、紀律是有一定敬畏心的。但杜軍不同,縱覽報道,他每次在收人錢財、接受托請時,從來都是“沒有推脫”“當即答應”,甚至變被動為主動,為了讓“收人錢財、幫人獲獎”的交易得以順利達成,不惜“替人作畫”,用代筆畫參展評獎,自身參與“做局”。理想信念的喪失自然是主因,但操作如此熟稔、“運營”如此大膽,也暴露出制度方面的漏洞和隱患。

  和落馬的那些“老虎”“小腐巨貪”比,杜軍的受賄金額算是低量級的,但問題在于,他所處的位置較為特殊。中國美術家協會是全國唯一的國家級美術組織,和新中國同歲,齊白石先生曾任首屆主席,這些都足以說明它在中國美術界的地位和影響。哪些作品有資格參展、哪些人能成會員,不僅事關個體和機構,也事關導向和生態。水平不夠錢來湊,積分不夠行賄拉,勢必導致劣幣驅逐良幣,既污染了藝術,也攪渾了市場。“賣會員”行為,更是赤裸裸將藝術視為兒戲,嚴重損害中國美術家協會的形象和專業性、權威性。中國美協是我國美術行業主管機構,部分工作人員的違紀違法行為,對團體會員和其他機構組織都是不好的示范。“塑造自己”都無法做到,“塑造人心”更是奢談。

  杜軍的斂財戲碼并不復雜,但低階戲碼的屢試不爽說明,美術行業的評審評獎制度到了該認真審視、急打補丁的時候了。客觀地說,藝術評審確實有它的獨特之處,不僅沒有絕對的標準,而且也難以量化,這在一定程度上讓拉人情票、花錢買獎等行為鉆了空子。但說到底,還是制度本身存在漏洞,個人權力不受監督,才讓這些人的謀算得逞。比如說,評審委員產生、確定程序不嚴謹,評委評審權責邊界、行為規范模糊,相關的監察問責較為松軟、不夠獨立,等等。多方面的因素共同導致了腐敗的滋生,讓原本嚴肅純粹的藝術創作變了味。近些年,暗箱操作、利益交換等早已是文藝界評獎的公開秘密。

  如何確保評審的獨立公正、公開透明?如何保障專業團體的專業水準和清正風氣?借由杜軍案而重新進入輿論視野的這些問題,中國美協須用實際行動給出答案。對其他機構和個人來說,也有必要自我檢視,舉一反三,查漏補缺,等窟窿捅大了再想補救,就難了。遏制評獎腐敗,徹底鏟除杜軍式的交易土壤,還需要讓一些評獎真正回歸到激勵創作的本位,當各種頭銜和獎項不再與名利掛鉤,虛火自然會消退,權力尋租的空間也就自然萎縮了。

N 編輯:林童責任編輯:林童
點擊排行

關于我們 | 總編信箱 | 網站動態 | 廣告合作 | 聯系我們 | 幫助信息 | 記者投稿 全站導航

  • 相關鏈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