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/12/28 上午9:27:28 星期五
新聞熱線:0577-67898890 廣告熱線:67810777 | 關于我們 | 舊版
您當前的位置 : 文成新聞網  ->  文化  ->  原創專欄  ->  文學  -> 正文文學

被人信任是一種快樂(隨筆)

□ 嚴東一
發布時間:2019年08月01日 來源: 查看評論

  一家商店門口貼著一副醒目的廣告語:被人信任是一種快樂。看后心中不免產生些許感慨:一件商品如此,做人何嘗不是這樣呢?于是,一些陳年瑣碎的片段便涌上心來……

  1981年初冬的一天,正在文成縣農機廠上班的我,收到縣文化館副館長潛修老師寫來的信件。信件大致內容是約我抽空去文化館一趟,有事面談。

  我和潛修老師僅見過一面,他話不多,個子雖不算矮,但也不屬魁梧偉岸那種。臉有點長,給人感覺很精干。聽說是麗水人,學校畢業后分配到文成,不僅擅長文學創作,且音樂、美術、書法、攝影樣樣會,是個難得的人才。

  那是個美麗的黃昏,我找到老師在縣文化館二樓的家。入座后,老師說他看了我寫的兩篇散文,感覺文筆還可以,目前文化館人手緊缺,他一人難以面面兼顧,問我是否可以來文化館幫忙輔導文學創作,同時負責編輯油印文藝刊物《山花》。

  呆呆地望著老師,看著他那笑起來清澈而明亮,深邃且帶期待的眼睛,我有點語無倫次:“老師,這,這可不行啊!我,只讀過三年初中。”看著我一副尷尬模樣,老師一臉慈祥,笑著說:“作文和學歷并非都成正比,大學畢業的不一定都是大作家。我相信,你行的!”

  雖然面臨國營企業改制的發展趨勢,但還是潛修老師的真誠打動了我。幾天后,我如期來到縣文化館,開始了人生歷史上嶄新的一頁。

  在這文化的館里,我夜以繼日,一頭扎進工作里,發動全縣文學愛好者創作。不久,召開了有264人參加的創作會議。而后,各類培訓班、作品加工會陸續不斷。市文聯陳又新、呂人俊、吳天林等一批名家相繼前來文成輔導。幾年下來,不知點燃了多少我縣文學青年的夢想,他們壯懷高遠,書寫了一行行的文字記錄著迷人的青春,為家鄉生色,為文成爭光。其間,我個人也創作發表了小說、散文、報告文學等作品,還被評為全縣群眾文化工作先進個人。在大會上作典型發言時,時任鄉黨委副書記的父親也坐在臺下,他仰頭瞇著眼睛,微笑著聽完我22分鐘的脫稿介紹。

  轉眼間到了1987年,組織已調我到縣總工會。暮春的一天,我正在辦公室埋頭整理著資料。縣科協攝影干部吳一進,徑直走了進來。“我有一事請你幫忙!”讓座、奉茶后,他便說了事情的緣由。原來之前他慕名下鄉拍攝了一幅“九盤柏”的照片,寄給了《人民日報》海外版編輯。這株九盤柏并非普通的柏樹,它可是偏僻山村中兩位農人歷經幾十年手工細摘修整而成,整個有九盤,五米多高。編輯的意見是,九盤柏確實不容易,這照片無論是技巧、意境均不錯,但缺少一段優美的文字。所以想請我為他的照片配上一篇文章。

  我驚呆了:《人民日報》是什么概念?毛主席親筆題名,中華全國第一報啊,我連連擺手:“這可真不行,你請別人!”我說。“你行的,怎么不行呢?”吳一進一臉認真,沒有半點玩笑的樣子。“真不行,真的!”我始終堅持不松口。許久,他建議道:“那咱們先不談寫文章的事,這個周日我帶你去實地參觀下,這總沒問題吧!”對此,我可沒有再推辭的理由。

  后來,吳一進帶著我去了珊溪鎮下爿坦村,經過深入了解,兩位老農感動了我。但《人民日報》在我心中分量太重了,我苦思冥想,尋找切入點,不敢擅自動筆,幾天后,我將文章交予吳一進,此后便也沒有掛在心上,漸漸忘了這件事。直到兩個月后的一天,郵遞員送來一個大信封,寫著單位和我的名字,落款是北京《人民日報》編輯部。我還納悶著小心翼翼地拆開一看,竟是1987年7月16號的《人民日報》海外版報紙,在第七版副刊上發表了我寫的文章《人間滄桑九盤柏》及吳一進拍攝的照片,由于是海外版,所以整版文章均由繁體字印刷而成。《人民日報》也發表我寫的文章了!這著實感動了我好長時間,激勵著我斷斷續續到如今還在爬著格子。

  不久前回到老家縣城大峃鎮,那天晚上在伯溫路散步。夜色加濃,泗溪兩岸的那一片燈光,五彩繽紛,倒映在烏藍的河面上,隨著波浪,晃動著,閃爍著,像一串流動著的珍珠,和那一片片密布在蒼穹里的星斗互相輝映,煞是好看。這時迎面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,仔細一看原來是已退休的老領導。幾句寒暄之后,她突然說道:“你知道嗎?以前那位市總工會主席對你真的很關心呢!為你那次提總工會副主席,他特地到了文成兩次。記得當時你還是一名普通工人,工作積極,有能力,他向縣領導介紹了你六年來的工作情況,肯定你的付出,極力推薦你為縣總工會副主席候選人。”

  回首經年,總有一些記憶是難以忘卻的。有甜蜜,有心酸,有幸福,有哀怨。比如我,從十八歲的代課教師到現在,五十年來總共換過十個工作單位。說來令人難以置信,這十個工作單位十四個崗位,沒有一個是我自己去要求或者是通過關系謀取的。或許是我沒有上進心,或許是容易滿足現狀,知足常樂。別人是“蜂蝶紛紛過墻去,卻疑春色在鄰家”,而我總認為“莫道昆明池水淺,觀魚勝過富春江”。我深知自己水平低、能力差,唯有“笨鳥先飛”,埋頭苦干,細心經營者屬于自己的一方領地,才有作為,才有收獲。

  被人信任是一種快樂,你說是嗎?

N 編輯:陳葉靜責任編輯:陳葉靜
點擊排行

關于我們 | 總編信箱 | 網站動態 | 廣告合作 | 聯系我們 | 幫助信息 | 記者投稿 全站導航

  • 相關鏈接